永科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永科试验机
热门搜索:

首位告酒厂未标警示语消费者新标准不完整MC

发布时间:2021-12-21 12:25:43阅读:来源:永科试验机

首位告酒厂未标警示语消费者:新标准不完整

央视频道《会客厅》9月25日播出节目《王英:我为什么要打酒官司》,以下为节目内容: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会客厅》。从10月1号开始,我们有可能在酒的外包装上看到过量饮酒有害健康这样的字样,这是国家质检总局刚刚发布的一个相关的规定,建议制酒的企业在酒包装上写上这样的劝告语,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讲,这可能是生活当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变化,但是对于王英女士来说,这却是一个有着非常丰富含义的一个新的变化。

国家质检总局日前发布了最新的《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该通则从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通则中建议全国酒厂,在预包装饮料酒的标签上标示出“过度饮酒,有害健康”之类的劝说语。随着该通则的公布,河南许昌广播电视大学的一名普通教师王英,也随即成为许多媒体竞相报道的对象。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之所以会和《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连带上关系,是因为她是第一个为了要求酒厂在标签上标注“喝酒有害健康”这类标语,而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消费者。

李小萌:今天我们请到的就是王英,欢迎您。

王 英:您好。

李小萌:这样的一个规定出台以后,您知道了以后,应该很高兴吧?

王 英:我是非常高兴。

李小萌:您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王 英:我也是在媒体上看到的。

李小萌:自己在报纸上看到的,没有人专程通知你一声?

王 英:也有这款中等尺寸的汽车将参加围绕特斯拉车型3的竞争跟我说,告诉我,有告诉我,我才知道。

李小萌:您高兴是百分之百的吗?

王 英:高兴还是一部分吧,首先我觉得终于政府的观念开始转变了,这是一个可喜的事情,另外,与我设想的还有一定的距离,因为这个标准还是写得不完整,危害没有全部写出来,不能完全起到警示的作用。

李小萌:您觉得过度饮酒有害健康表达还不准确,应该是只要饮酒,就有害健康?

王 英:对,就像吸烟一样,不是说过度吸烟才有害健康,而是吸烟有害健康,喝酒也这样,喝酒有害健康。

王英的诉讼从1998年开始,她要求自己家乡的一家酒厂,在酒瓶上标注“喝酒有害健康”的警告语,同时她还在法律诉讼书中建议法院设立法规,将这种做法在全国酒厂进行推广。这个官司在全国尚属首例。

$分页符$采访法官:“这个就是第一次,我拿到这个案件以后我就考虑,我说这一类的案件就我所看到的材料里头,不管杂志也好案例也好,是第一例。”

为了打赢这个“没有先例”的官司,王英下了很大的苦功。

采访法官:王英在诉讼过程中提供了大量的资料,我受理这个案件,我接手这个案件以后,我是主审人,她每天给我,开始来两封信,后来每天一封信,而且提供那个资料摆到这桌子上,两摞,这么厚,哪方面的都有,古今中外,还有有关的法律法规、事实案例。

然而由于国家并没有明文规定,要求酒厂必须在酒瓶打上“喝酒有害健康”此类标语,所以,王英的官司败诉了。

执拗的王英在此后八年时间里,陆续向各级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甚至向最高人民法院、国家质检总局都寄过大量的材料,终于这个问题慢慢地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采访国家质检总局负责人:警示用语以后要不要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再做研究。

在最新公布的《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中,国家质检总局明确建议全国酒厂,在预包装饮料酒的外包装上,打上“过度喝酒、有害健康”的标语,这不能不说,是和王英的努力分不开的。

李小萌:您觉得这样的一个标准出来,和您这多年的努力有没有关系?

王 英:我觉得有一定的关系。

李小萌:什么样的关系?

王 英:就是作为消费者,我向有关部门提出来这个问题,引起他们的重视,而且我第一例打这个官司,让酒厂写上警示语,都有一定的作用。

李小萌:这种之间的关联是您自己感觉到的还是说也有一些相关的部门、相关的工作人员也跟您提到过这一点

王 英:一个是我自己感觉到,一个确实是他们也给我回过信,像质检总局,像全国人大,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消费者协会,还有一些媒体,我都给他们呼吁过,都写过材料。

李小萌:当您向法院提出来,要在酒的外包装上写劝告的这些字样,得到了什么样的反馈?

王 英:一直就是败诉。

李小萌:从来没有看到过希望?

王 英:没有

$分页符$李小萌:这个官司您就一下打了八年,听说您家里面到处摆的都是这些材料。

王 英:是。

一个普通的女教师为了喝酒的事儿打起了官司,王英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正是酒精夺走了王英丈夫的生命。王英原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张光普是当地一个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八年前突然去世,经医院鉴定证明他死于急性胰腺炎。之所以会得这个病,就是酒精惹的祸。张光普爱喝酒,他从1984年开始每天喝酒到1997年急病去世,中间有十几年的酒龄。虽然“过度喝酒有害健康”的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但王英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身体强壮的丈夫,最后竟为酒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李小萌:您为这件事儿打官司,其实最早还是因为您丈夫饮酒过量去世这件事儿开始的,我们就从这儿说起,最开始的时候您的丈夫怎么开始喝酒的?

王 英:最开始的时候我丈夫身体仅仅是有一点老寒腿,其它方面都非常好,结果他误认为酒内蒙古厂打的广告都是正确的,再一个,就是说老寒腿我们传统中就是说好像喝酒对它有好处。

李小萌:酒厂打的什么样的广告他觉得对他的老寒腿有帮助?

王 英:就是活血、驱寒,对身体有保健作用,就是这些类似的用语吧。

李小萌:开始的时候喝多少?

王 英:开始的时候喝得少,喝一二两。

李小萌:每天吗?

王 英:每天,开始不一定是每天,后来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就是每天。

李小萌:开始喝酒以后,对这个老寒腿有帮助吗?

王 英:我觉得就是临时性的有一点感受上好一点,并不是真正的就减轻了病痛。

李小萌:后来怎么就越喝越多了?

王 英:后来这个酒不知道为什么,越喝越多,开始一二两,后来三四两,再后来就是半斤,再后来越喝越多,到最后能喝一两斤,一斤多。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个酒上是有耐受性,有这样的性质。

李小萌:到出事的那天,发生了什么?

王 英:出事的那天,那是1997年4月2号,中午他跟几个同事加班晚了,就在一块吃饭,大概是他们五个人一共,喝了六瓶酒,结果到下午上班的时候他就不舒服,但他还是坚持上班,后来又肚子疼,同事们都说你赶快回家休息去吧,结果他就回家休息,觉得肚子疼还是不能止住,想多喝一点酒,麻醉一下自己就睡着,结果又喝了。

李小萌:这么相信酒的作用,肚子疼喝酒觉得也能管用。

王 英:他是这么相信,因为他已经是不受那个思想控制了,已经成酒瘾了,回到家又喝一瓶多,结果我下班六点多回到家的时候,他就不舒服,到第二天早晨六点多溶胶-凝胶法是以溶胶为原料的时候,就去小诊所去输水治疗,还是疼得非常严重,人家就说,你们要上大医院,结果我们还是不太相信,觉得喝酒哪能那么严重,就非要到大医院,也不好意思,就去另外一个小诊所,另外一个小诊所,医生说,这个比较严重,胃的外边好像有颜色了,发红了,是不是胃穿孔,你们要赶快去大医院。结果就去了大医院,大医院结果一检查,就是说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在医院一直抢救了三天没有抢救过来,就去世了。

李小萌:去世的时候他多大?

王 英:去世的时候就是四十一二岁。

李小萌:正是壮年。

王 英:对。

$分页符$李小萌:我想在他去世之前,因为喝酒这个事儿,您肯定没少劝过他,你们也没少为这个事儿吵过嘴吧?

王 英:经常为这个事儿生气,经常为这个事儿劝过他,经常生气,好多亲戚朋友@C运行距离、同事都劝他,但是不管用。

李小萌:当时您丈夫还在世的时候,对酒依恋到什么程度?

王 英:依恋到那就是每天都要喝,中午和晚上都要喝,不喝手就发抖,眼睛发直,腿走着发直,如果停了酒,他会说在天花板上看到电视,出现幻觉。

李小萌:他感受不到酒对身体的这种伤害吗?

王 英:他自己感受不到,他说我身体坏了,再不喝了,我说坏了就晚了,后来他确实也感受到了,说我要戒酒,但是已经戒不掉了,我总是认为,我说他自己没有志气,自己没有毅力,他说我要戒酒了,我说你说的,你肯定是不能当着,你要再喝怎么办,他说我要再喝我把两把菜刀放在脖子上自杀,结果还是戒不掉。

李小萌:那如果您把他管起来,不给他买酒钱,可不可以控制住他?

王 英:那控制不住,我曾经想过这个办法,有的时候他去买菜,只给他十块钱、五块钱,给他十块钱的时候他还是买酒,少花一点钱去买菜,最后就给五块,给五块的时候还是买了酒,剩下就是买了五分、一毛一捆的小白菜回家做饭,还是要喝酒,没有钱的时候就是赊账,赊账喝酒,有了钱再偷偷还人家。

自从丈夫过度喝酒死亡之后,王英就开始了漫长的官司生涯,要求酒厂承担起提醒消费者“喝酒有害健康”的。在打官司的八年里,王英将业余的时间都花在了对“酒”的研究上,她查阅了大量的医学材料,对酒的成分与危害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八年下来,王英已经称得上“酒危害研究领域”的专家了。正是因为对酒有了更多的认识,王英开始意识到丈夫一直戒不掉酒瘾,与酒的本质特性有很大的关系。

李小萌:您觉得他这么爱喝酒到底是身体上对酒的依赖更严重还是精神上的依赖?

王 英:两个方面都有,最重要还是精神上依赖。

腰酸遗精吃什么药好
腰疼还经常遗精怎么回事
腰疼头晕耳鸣无力吃什么药效果好
腰疼头晕耳鸣无力怎么调理